Ahn

美好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而我们都只是擦肩而过

想起陈奕迅的一首歌:
还记得
你说世界美好事情真的特别多
只是很容易擦肩而过

前不久的一次“艳遇”大概就如歌词一样吧。家长会晚上,在吵闹的饭堂和充满初中鸡欢声笑语的阅览室辗转复辙的我两次愤而离席来到越图。

到了自习区绕场一周华丽转身过后无奈得出结论:越图和石榴一样,是个“美妙”的地方(美女少=美妙)。
既然没有MgAl那就挑一个看起来人少空气清新的地方吧。不一会儿隔一位处就来了一位学音乐的妹纸。

妹纸满桌子五线谱外加一本乐理书,一头乌黑秀发不似某些b类学校sb规定的样子,因此我判断,这大概是个艺术生吧。

妹纸坐下不久,就来了“唰唰唰”的几声。我去,难道艺术生也刷题?念此,我掏出珍藏多年的纪念版金装五三,犹豫再三,鼓起勇气正打算问妹子这本五三是不是她掉的是时候,妹纸却主动来搭讪了。
原来妹纸不刷题,只是笔断水终于到了写不出了,所以跟我借了支来用。

于是我的笔一直给她用着,一直到闭馆前半个小时。妹纸把笔和一张便签贴着传了过来。开始我只是点点头,继续埋头,是妹纸提醒我才发现什么有字:“谢谢你,我现在要走了,如果一起的话我可以请你喝奶茶哦。”

不过一支笔,值得拿一杯十几二十几块的奶茶来酬劳吗?早已进入刷题疯狗模式的我抬头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妹纸马上撇开目光了。为了不枉费人家姑娘的一番心意,我义正言辞地写上“太谢谢你了,但是我还有组传的全国课标题没有刷完,还是算了吧。”

于是妹纸走了。

直到跟我同桌基佬F,以及黑人说起这件事之前,我都还在为我的聪明机智而倍感骄傲自豪甚至有些膨胀自大。现在回想起,啊!天哪,那天妹纸目光的那一瞥,竟是宛如桃花潭水,落英缤纷,激荡起心池层层涟漪的究极无敌的 奥义___【少年之羞涩一瞥】!醉翁之意竟不在奶茶!

我又想起自己以前好像看过哪个笑话,为什么那么相似,而且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了。

于是,百感交集,遂作斯文,所以抒怀,多谢后世人!每自览之,未尝不临文嗟悼!

音乐可以说是我的梦想,自从遇见了小提琴,我对梦想的向往便有了从所未有的狂热。只是我来晚了,或者说是我的琴来晚了,苦逼的高考不归路让我和我的梦想渐行渐远。而妹纸的身上,可以说是寄托着我的梦想,是我最初想要成为的模样。

若那天自习室里我刷题刷地快一些,或者精力分散于他物多一些,或许我能够有幸交一知己。

而就算真是如此又能如何?知己却不一定知彼,我对音乐的了解不过十余节课的内容,我真正能够奏出的完整曲子不过几支,已经如此还要加上磕磕碰碰的无数失误,于此薄弱的基础,或许音乐并不会成为共同语言,反而让我在此与真正Professional的音乐妹纸难以沟通。

更何况两人的未来道路简直截然不同,于同一间教室的人今后彼此之间都难以有交集,更何况一个理科生和一个艺考生之间?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如何脆弱易断的关系,两颗星球会行驶出怎样不同的轨迹。

人就像一座座孤岛,彼此之间本来就相互隔绝,不应有过多的打扰,岛屿相望着岛屿,不管怎么样靠近,最多也只能成为一个充分不必要条件。而人生来亦如刺猬,靠得太近,必将伤害彼此,即使是最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亦要有空间,有距离。这一点我深知于心,就在我不久时一段失去的友谊中印证着。

这样想来,似乎有些扯,但也好像顺理成章,那么一次路过也并没有那么可惜。 每年都会认识很多人,又会忘掉很多人;每天都会见很多事,睡一觉,又会忘掉很多事。少一个认识的人,多一件忘记的事,仿佛也并无大碍。

有的人肯定在笑,这样想活该单身一辈子

那又何妨呢?有些路总要一个人走,有些关总要一个人过,孤身只影何尝不显优雅?直立独行又何尝不显冷酷?况且我并不是一个人,我们也深知,我们只是单一阵子,并非孤一辈子。

既可独身前行,自力更生;也可知己成群,觥筹交错。即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可“呼儿将出换美酒,与你同销万古愁”。即可出世,又可入世。“单”最好的魅力所在便是如此吧!

既然如此,失去的,不拥有的便不再成为问题,剩下的即是已拥有的了,“此生,此时,此地”,用朱光潜先生座右铭来概括这再好不过了。 前不久语文大王给的范文“你若花开,蝴蝶自来”大概也是说如此吧!虽然没有太认真地看。但我知道,身为花,身为人,没有理应不为绽放而努力,你只是尽己本分,静等那朵属于自己的花朵吧。

太阳落山了,黑夜来时没有人陪伴你。夜里你没睡着,看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你不相信那些可怕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你的心碎了一地,但你不要怕。太阳又升起了,新的一天却没有来,可怕的事又发生了一遍,和昨天发生的一样,但你还是不要怕。你只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吧,那里应该还有一朵属于你的花。

那朵花,是对你这一世努力保护自己初心的奖励。

不知不觉又过去一年了呢,这一年过得特别快,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来形容第一次显得无比贴切。这一年,我遇见好多事,也忘了好多事;认识了好多人,也忘了好多人。

有时候就是感觉莫名其妙的呢,仿佛失忆了似得,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在这儿?我又在做什么?我怎么穿着石榴的校服?我的身边又怎么会是你们?我上一秒的样子明明不是这样的呀?为什么突然间就变了?

明年,我们又会认识好多,忘了好多人,遇见好多事,也忘了好多事。那时我们又会变成如何陌生的模样?

记住彼此曾经最美好的模样吧!既然记忆这么难,遗忘那么容易,那么只记住这一件事,应该会简单一些吧!

美好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而我们,都只是曾经擦肩而过

just a dream

         其实谁都会做梦,对吗?只是梦见的东西不一样而已,就算梦见了同一样东西,所意味着的对不同人来说也都不同。梦想,事业,过去,未来,可以梦见的东西太多太多,诗歌,美丽,浪漫,爱情,所意味着的也太多太多了。只是有的人梦过之后马上就清醒了,只是回来现实,让生活继续懒懒散散地按部就班;有的人没能摆脱梦给他的错觉,醒了之后仍在苦苦寻找着些什么,直到累了;还有的人,干脆一辈子也没有醒。

        只是,那样的一个梦还算是梦吗?


是啊,感觉越来越远了,或者两年前我已被时光判了死刑,自那天起,我就不该再存在,可如今我被困在现在了,回不到过去了,只剩下一副躯壳,任时间鞭挞逼迫前行,任某时某地某个微笑的身影拉扯着我的精神,愈撕愈烈,渐行渐远。即使原点早已空无一人,即使我,也无法停留再原点。终留下的,只有无边的黑夜,虚空一片

假如我们不再相见

我也会在心里祝福你

早安,午安,并且祈祷你好梦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________十六中毕业季最美的落日

沉夜,红墙

浮尘,碧瓦

游子身在此,而梦在彼

夜深,楼红

光昏,梦晓

往事烟如故,而花如雾

辗转,覆辙

彻夜,未眠

故人去已远,而逝者故

十六岁的烟花

我听着风的时候,风不止息

我倚着树的时候,叶已静息

我反复的脚步在跑道上一步一步,淅淅沙沙

我带着的提琴喑哑

大家说我爱着死去的梅花

找不到只好在石榴树下安家

其实我只是喜欢石榴花下的雾

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正是因为你的卑微

正是因为你不够优秀

你的种种懦弱

你才会在这里

你的身边才会有你厌恶的人聚集

你才会感到恶心

对他们

对自己

所有的悔恨,悲伤,愤怒

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那黑暗中的啜泣尽管是那样可悲

却不值任何人哪怕一丝的同情

而当故人已逝,物是人非

繁华依旧,却与你无关

你活在过去

淹没在过去

然而故人并非如你

良辰美景并无虚设,城市并非再无春秋

言已尽

而你意未绝

但是终于

你会懂得

要么,被吞噬在过去里

要么,向前走,别回头


                                                       

好像是在初二我发现了你的存在,在回来大课间集对时木讷的我发现隔壁二班排在最前面的你回头看着我。

不久我也知道了你的名字,我开始在大课间集合时主动向你望去,等待你的回眸。

一次中午午休完,我被劳动委员叫去倒垃圾,提着垃圾下楼梯的我遇到了你,开始,短暂的目光接触过后我们错开目光,各自上下楼,可是过来那个楼梯间,你向下看,我向下望,我们的目光竟然相对汇交在一起。以前星期三值日倒垃圾的我常常要人提醒,而那之后,星期三午休结束我便自动起身倒垃圾。

我开始知道,你家就在附近,而骑单车的我改变了路线,只为遇到,看见你。有一次大课间集合,下楼梯时你竟然不知不觉低着头走在我身边。仍记得,靠近你心跳加速时是什么感觉,大脑一下子不能思考,一片空白,只有你的影子映入眼帘,你的微笑足以让使众星黯淡无光。我只记得,我害怕,因为不知所措,因为心跳太猛烈了,我走到二楼,从另一边楼梯下去,平静了心跳……

开始某一天早上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骑着车便向你冲来,“可是我们还不太熟”。   但是后来你还是拿过我的手机给了我你的QQ。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加我,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备注姓名写了些奇怪的东西或许是因为我们还不太熟:吧。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也是最后一次。

每个星期广播站会有几天是你主持的。即使只与你有过一次话,我仍从广播中认出你来。你在读读者的上的一篇文章,,恰巧我也读过。

你的声音不像是如你外表的那种小女生般甜蜜的,而更多的是平静,更多的是冷静沉着的味道,折射着你睿智的思维。

不久,中考来临,大课间停止了,我再也看不见你从队列第一排回头。大课间停止的那一天,在那一段大课间的时间,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马上就是中考。而考完那天,阳光下你灿烂地微笑着,可是,却如往常一样,我撇开目光。

不久,和同学聊到大家都去哪了,得知你去了七中。

后来我们即是路人。

如果可以,我们回去梅花中学吧,回到我们的队列中去吧,回到那个我们对话的路口吧,因为我还想再看见你,哪怕一次也好。

可惜……

毕竟,回不去了。

如果

如果两年前我不顾一切地走向你,如果那时候的我并不洁白如纸,如果下楼梯时有意无意走在了你旁边的我没有沉默,如果你同意了那个没有备注姓名的好友申请,如果我如果最后一个盛夏我走出考场,向你递出了纸条……如果我没有填报16这样的一个志愿……如果我……如果     可是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只因为我懦弱,胆怯,只因为我太没用我真的好难受真的真的好没用,为什么我明明那样讨厌那所风气败坏的中学可现在却那样想回去,为什么我以为我很快就可以忘记的人,事,物都偏偏不断重复上映在梦里,为什么人可以是这样复杂的动物,为什么我现在会在这片不属于我的地方…………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这样?我真的快要崩溃了。我好哭,但是怕吵醒别人的,我好像也挤不出泪……我想跟你说…………我真的……真的          好开心呀,毕竟我还可以继续这样喜欢着你

即使回不去了,但最后你总是会排在广播操队伍的前面,回头对我微笑。